重新录制的《卷睫盼》完整版,等了19年的残念~

修行者 音乐分享 521浏览 1评论

《卷睫盼》这首歌一直是我心中的残念,觉得自己有生之年是听不到完整版的了,毕竟世间已永无《卷睫盼》完整版。没想到最近看到吴彤老师重新录制的《卷睫盼》已出的消息,第一时间试听了下重录版,听完满满的回忆杀,那种心情难以言喻。

重新录制的《卷睫盼》完整版

这次时隔19年重新录制的《卷睫盼》完整版的演唱者不仅有当年的原唱吴彤和陈琳,还加入了徐峥、陶虹、杨坤。前面是原唱,中间有部分是电视剧男女主演演唱,快结尾时,男女主演声音慢慢退去,由杨坤收尾总结!并且整首歌都是傅雷老师重新编曲的,前半部分为了最大程度保留陈琳的声音,专门模仿了当时的音色制作的(抓取陈琳音色的同时,有些原版伴奏音色没有办法完全抹掉),词“也曾无畏”改为了“别说无谓“,也补全了一直残缺的最后一句歌词“你的一瞬是我的永恒”。补完的这句歌词,完美的解释了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不完美的结局,猪哥哥和龙妹妹的一瞬间,是这世界的永恒。而且中间保留了一段电视剧说话内容,是因为陈琳的最后一句找不到录音室版本,只能找到这个对白的版本,这也是保留陈琳声音最好的方式,其实转念想有对白的版本也能让大家更有回忆。

有人说仍然喜欢残缺版的《卷睫盼》,因为青春不完美,爱情不完美,人生不完美,这些不完美才更让人懂得守护。这个就见仁见智了,确实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,但我们心中依然向往美好,不断的追求,不断的奋斗,尽管前进的路上有眼泪和汗水,这种向前追求正努力让不完美的人生变的圆满,好比等了近20年后我们等来了这首歌。

毕竟伊人已逝,想要听到原汁原味的完整版是不可能的了,而这种重录方式的完整,也勉强算是弥补了遗憾,听完《卷睫盼》这首歌,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!

《卷睫盼》吴彤/陈琳/徐峥/陶虹/杨坤,https://i.y.qq.com/v8/playsong.html?songid=245161506&source=yqq#wechat_redirect

最后附【吴彤的一封信】

亲爱的朋友们

各位好!首先感谢大家对《卷睫盼》这首歌的喜爱。由于母带遗失,造成了至今网上没有这首歌的完整版,这个遗憾是大家的,也是我的。多年来我一直被大家催促着重新录制这首歌,而近年来更是几乎每天网上都有留言催促此事,对于这前前后后十几年的等待,我先道个歉,让大家久等了。

我想大家之所以对这首歌念念不忘,是因为这首歌里承载了很多大家对自己青春年少的记忆。(这是我后来才发现的)。然而作为参与者,我的感受与大家却稍有不同,从当年录制这首歌到今天献给大家的“完整版,这期间发生的心理转变,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我也想就这个机会,和大家聊聊。

人生际遇有时候真的荒诞,你越是不以为然的事情,有时却偏要你天天面对无处可逃。《卷睫盼》于我就是这样一种缘,它让我曾经拼命想要忘记、躲避。而几番挣扎之后,如今却又格外珍惜。这个故事是这样开始的,20 年前的一个飘雪的冬日,我接到竹书文化沈永阁先生的电话,希望我去帮他的朋友录制一个电视剧的歌曲,其中片头是我的独唱,也就是后来的《好春光》。而片尾就是这首《卷睫盼》,由我和陈琳共同演唱。当时的我还是轮回乐队的主唱由于乐队多数时间并不很忙,于是唱电视剧主题曲就成了我很大部分的生活来源。那天乐队恰巧要出发到外地演出,我只好请大家先走,自己一个人来到当时位于天宁寺桥畔的北京唱片厂录音棚。

录音的过程并不顺利。音乐制作人计划当天从香港来,因为雨雪天气飞机延误,我们不得不在棚里等了几个小时。于是大家就天南海北的聊起来。陈琳说她川菜做得特别好,邀请我们去她家做给我们吃,我说一定一定,但这个约定后来终究没有成行。老实说我从来不擅交际,所以在娱乐圈朋友并不多,然而陈琳算是一位。大概是 90 年代初王晓京介绍我们认识的。那时陈琳还在成都,一副清新自然的样子。她那种毫不做作的随和,即便到后来大红大紫也没有变过。她从不会刻意的逢迎世故,甚至在她笑的时候会流露出丝憨憨的朴实劲儿。总之我们说说笑笑让原本无聊等待充满了欢乐。

可录音开始以后,我们才知道这个工作并不简单。制作人没有准备谱子,不但如此,印象中他似乎对作品也不太熟悉的样子。我们不得不等着他一句一句哼唱清楚,然后自己把谱子记下来。到现在,除了即兴创作的录音之外,这几乎是我唯一的一次“没谱儿”的工作。不但如此,老实说这首歌在录制的时候我是不以为意的。或许因为它太过流行的旋律,让当时摇滚的我觉得软弱无力?或许是那阳光明亮的歌词,让年少轻狂的我觉得不够深邃空灵?总之录完过后我和沈总说,片尾字幕就别打我的名字了。很显然对于制作方这是很不礼貌的,然而那时我就是这样执拗粗鲁,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。也深深感谢沈永阁先生对我的包容。按说工作完成,一拍两散。这件事应该就此结束了。可谁知道这只是序幕,一切オ刚刚开始。不久,这部电视剧《春光灿烂猪/八戒》播出了,尽管我依旧不以为然,可是周围的大人孩子都很喜欢。

每到播出时不能说万人空巷,也是街头巷尾不绝于耳。至于主题曲的演唱者,虽然没有出现在字幕里,而我略带沙哑的嗓音还是让熟悉我的人猜到了。于是解释,一遍遍的解释。那种心态很复杂,充满着一种蔑视名利的快感,也夹杂着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怅惘。毕竟这是一首迅速红遍大江南北的“火歌”,对于正值三十而立的我来说当时的我,在事业上可谓是“无以为立”。倘若充分利用这首歌的话或许能让我基本解決当时的财务问题。然而这种想法只是一闪,就被我深深的压在了心底,我想让自己摆脱这种诱惑。之后除了在陈琳演唱会中合唱过一次以外,就再也没唱过了。因为这种音乐并不能代表我的风格和心情,我不能接受在台上口不对心,这似乎总有点唯利是图的味儿吧?玩摇滚的本来穷的就剩下高做了,这要是再丢了,可真就没劲了。再往后,我开始奔波于中国与世界音乐之间再往后,我离开了轮回乐队。再往后,陈琳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再往后,那些当年迷恋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的少年都已长大成人,而我也青丝渐白,迎来了入生的秋季。

然而听众对这首歌的热情,并没有随着时间而减退。要求重录续完这首歌的声音,多年来不但未曾停止,反而越来越多了。一次次地插科打诨、闪烁其辞之后,我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件事了。我试看拔开偏见和情绪,审视这首作品带给我们的背后的含义,毫无疑问,这首歌已经超越了一首普通的流行歌的意义。已经成为了那代入的共同记忆,那青涩的、单纯的、美好的童年回忆。如果音乐有一千种被需要的原因,那么唤起对单纯美好的共同记忆,不是难能可贵的吗?这不就是我多年来努力工作却求之不得的吗?作为个音乐工作者,面对大家多年的请求,还有什么理由说“不”呢?这样一想,那曾经的矜持和清高,反而有了一种自命不凡,沽名钓誉的味道。不好不好,这不是我要的。

亲爱的听众朋友,您看,我的想法就这么变了过来,即便已经过了二十年,即便已经让你们等得太久。

下決心重录是在去年。我先和沈永阁先生商量了此事,他表示全力支持。并让同事在竹书文化的资料库找了又找,希望可以找到那遗失的歌曲最后一句,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。之后他们又在全球范围的版权公司寻找作者,然而词曲作者似乎只是留下这首作品就淡出了我们的视野,想要联系到他们好比登天。

出于无奈,在版权局登记之后,我们決定自己干。今年恰逢农历猪年,我们先在年初重录发行了《好春光》,把《卷睫盼》的重录计划留到了秋天来完成。这一方面是因为最后一句的续写难度较大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陈琳。十年前的秋天她离开了我们,或许十年后的这首歌,是我们对她最好一种缅怀,是另一种的相遇吧?亲爱的朋友们,请允许我们在重录这件事上加入了自己的情感寄托。因为我们相信人生的不完美是常态,然而恰恰是经历过风雨之后的灿烂笑容,オ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质感,和这背后的勇气。音乐让我们相遇相知。我也希望音乐能让我们相互温暖,无论在人间还是在天堂。

重新制作的最大问题是人声和伴奏分不开,为了保留陈琳的原声,傅雷先生重新制作了当时的音色,而且连音符都几乎演奏的模一样。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掩盖住抹不掉的伴奏部分。感谢在过程中得知此事并主动参与支持的杨坤先生、赵卫先生、曲世聪先生和关冰效,紫微星空的赵爽先生也为此事付出很多。他们的真诚让我感动。而最终,徐峥和陶虹夫妇的无私相助更让这件事充满了回忆与温情。我想是所有人的付出让这漫长的等待都变得更加值得。感谢这首歌带给我们的美好的回忆,还有这一段长久的心灵的旅程。或许今天我们可以再唱一次用更温暖而响亮的声音。关于爱与责任关于勇敢和人性,这所有的领悟,因为这 20 年的时光而沉淀得更深更浓。最后谢谢大家,歌重录了,您慢慢听。

——吴彤 2019 年 11 月 19 日 

修行者

本文地址https://xxzh.net/music/juanjiepan-wanzhengban.html

版权说明:如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为 修行者博客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。

仅有1条留言
  1. 大致

    大致游客 回复Ta 只差了一两年,这部电视剧就完全不属于我的青春。群体回忆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。
    原声重制是个不错的办法,印象里最早的是成龙和邓丽君的隔世合唱。

发表评论(友情提示:可直接按Ctrl+Enter提交评论)
来宾的头像
访客